不支持Flash
首页 诗词月刊 倾心余事做诗人 诗人档案 站长风采 诗坛快讯 切磋园地 八方联谊 诗词曲赋 诗书画廊 联系我们
当前位置:首页 > 倾心余事做诗人
诗思隽永 不让古人
[发布时间:2016-03-23 19:37:56 ][阅读次数:789 次]

 

 诗思隽永  不让古人

  ——浅析杨文才先生七律《洪湖咏荷》

罗锡文


    荷花功用,李笠翁已倾尽琼华,推崇备至。历代骚人墨客爱荷,却甚少于其功其用处入笔。多爱其叶碧如绿玉,纹理疏密有致;其枝点天接地、静处而虚心、外可断而心相连;其花瓣有角而冠圆融;其色清丽可人,浓淡有度;其实含而不露,蓬衣于外而玉蕴其中。更爱其品格高贵,即化淤泥之恶臭,又可迎风承露,托玉护珠,随波转环但绝不逐水飘浮。杨文才先生于古人浩翰辞章中另辟蹊径,赋与荷花新的风采。

洪湖晨运雾还深,香讯传来动楚吟。

珠撒玉盘花宿露,波摇丹蕊梦揪心。

出身未必分清浊,立德当然誉古今。

共盼明年风雨后,相逢又是好光阴。

  这就是杨文才先生的《洪湖咏荷》。“洪湖晨运”,开门见山,直接切入,毫无阻滞,尽去玄虚。同时用“晨运”给全诗注入一点生活气息,先解闭门造车之疑。但毕竟不是西湖六月,浓露之中还未见荷花真面目,“香讯”先“声”夺人,遂起诗人“动楚吟了”之兴,首联如一线在手,全结绳系铃之功。有“香讯”为线索,不至于“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”。诗人吟兴既起,自然而然的走上前去看个真切,“珠撒玉盘花宿露,波摇丹蕊梦揪心”。颔联写叶、写花、写蕊、写波、写露、写动作、写形神,对仗工整,通透玲珑,动静相衬。“波摇丹蕊”是风动?是鱼行?诗中隐而不答,唯此才似幻犹真,惊“梦揪心”。前二联所勾勒的荷花形象,如含春少女,纤弱,娇嫩,扶风祛柳,人见人怜。但作者笔锋急转,“出身未必分清浊,立德当然誉古今”。由形容而及品性,虽情理之中,但在前联言犹未尽的情况下,走出山重水复的烟雾,却出乎读者意料之外。论出身誉立德,如哲人智者,荷花又颇具丈夫气度。颈联是全诗的诗眼。“出淤泥而不染”是濂溪之莲,未必天下莲(荷)花都与淤泥为伍。诗人虽无诘问之词,却有诘问之意,使“当然”的出现不致太过突然,而且语气更加坚决笃定。此联成功之处就在于不随古人或时人的思维惯性,抛开“出身”之论,提出“立德”的标准,出污而不染是德,原洁而持清者亦是德。从修养的角度来说,出污不染或由污而清者易,洁始而欲终清更难。这是哲理性的升华,立意高于古人些须。“共盼明年风雨后,相逢又是好光阴”。粗看似不着边际,有脱节离题之感。细读则总成全诗,余味无穷。既然以“立德”为标准,那么出身无清浊之分,自可以“同仁视之”,清者可时时拂拭,自将自持,浊者亦可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,经过风雨的激浊扬清之后,明年相逢,同流从善,共度光阴。这是良好的祝愿,也是对德化的信心!

  全诗抒情、况物、析理、寄怀、铺排巧妙,宛转空灵,更兼文字细致,节奏轻盈,如落珠流泉,有环佩金玉之声,朗朗上口——杨文才先生诗作大都有此特点。 

 
[打印本页]  [关闭本页]
 
诗友评论  
  评论内容小于200字,请遵守互联网规范准则  
当前点赞数
0
每IP一天最多点赞5次
全部评论
主办单位:诗词月刊  辽ICP备16005768号-1            版权发布:营口之窗网站  技术支持:营口爱思达计算机信息网络有限公司(国家批准建站单位)